决明子哭杨一笑之墓志铭

决明子偶读《杨一笑传》,得其墓志铭。大笑。其铭曰:

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后,偶得其墓志铭之二。决明子细读之。初愕然、继沉吟、末而哭也。其铭曰:

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又从商,一遇骗,二遇盗,三遇匪;遂躬耕,一岁大旱,一岁大涝,一岁飞蝗;乃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遂至地府,久候阎王升堂,不耐,问之,鬼卒曰:王阅足下卷宗,狂笑,休克于后堂,未醒……

愕然者,杨之一生,不惟从文、习武、学医也。沉吟者,从商、躬耕亦败亦。哭之者,哭其败而不馁,奋之以起。奋亦不逮,屡屡以败也。

前此三事,鲁莽以为,事有不逮。其败也,犹人为也,殊为可笑。三败而再,心必不甘矣。奈何天不假便,终其一生未成一事也。杨之不待见于天,何甚如此?天之所弃,人为刍狗,非杨之罪也。决明子自思曰:不惑之年,事事无成。杨之所遇,殆吾之终乎?思罢,唯搁书于膝,蔚然叹息而已。

本号全文言创作,欢迎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