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明子醉酒辞

决明子好酒。常偕友饮于龙门山之阳,自晨至昏,相与醮饮,默然无一语者。酒毕客起,振衣拂袖不辞而去。决明子亦起,净其觚碟,粪除狼藉,独然而卧。若天不假便,淫雨霏霏,邀客而不至,则自酌于烟雨之中,以青松为友,苍竹为伴,竟日独酌而不起。

决明子尝日饮三斗而不醉。醉则箕踞巨石之巅,敞襟捋须,曲膝长歌。其辞曰:

黄帝氏游兮醉乡之都,尧舜之献兮千钟百壶,阮陶并游兮没身不返,度我甲子兮醉之乡,吾之愿兮死葬其壤。

吾之酒也,麦曲之英,米泉之精。

吾之饮也,操卮执觚,捧甖承槽,衔杯漱醪。

吾之醉也,昏昏然不酗不醟。经雷霆而不闻,过泰山而不睹。淳淳然醍醐沆瀣,陶陶然无思无虑。惶惶然不得寒温,不觉忧乐。

吾之友也,搢绅处士,南僧北道。皆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且饮之辈。

歌毕,则枕麴藉糟,俯观万物,陡生江河浮萍之心。

(某年月日,决明子偶读《醉乡记》《酒德颂》《酒功赞》《酒谱》《北山酒经》有感,揉其文而作《决明子醉酒辞》。)

本号全文言创作,欢迎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