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明子读书记

其桌右有铭,曰:可食而无肉,可居而无竹,不可坐而无书。其行走坐卧之际,所以执者,唯书而已。其桌椅榻几之间,所以置者,亦唯书而已。或偶闻一好书,必择尽手段而得之。其所读者,经史子集、诗词文章、野史杂记、小说志异而已。或哂之,曰:书之有雅正俗恶,如人之有富贵穷贱。交富贵者,得之富贵。交穷贱者,得之穷贱。奈何良莠不辨也。阳春白雪当仰视之,下里巴人当鄙视之。此诚为读书人也。决明子曰:咦,富贵者,我之友也,贫贱者,亦吾之友也。汝之言者,非吾之愿者。

其读也,若陶潜诸葛。观其大略而不求甚解,唯求其意而不求其辞。每有会意,则如饮醍醐,翩翩然手舞足蹈,淳淳然喜不自禁。人或谓之:书之读也,必深研其论,穷究其理,方得之精髓。尔之读也,如萤火煮粥清风弄水,粥终不熟水终不兴也。决明子曰:书者,富如入海也。安得一一而读之?读其书,翻其卷,得其灵犀一闪,是为会意者也。意会而神传,神传而行随,是谓知行合一也。此之谓读之本也,奈何拘于其言辞章句哉?

人闻之,皆不以为然,避而远之。

本号全文言创作,欢迎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