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来临话“蝉衣”

盛夏来临话“蝉衣”

盛夏来临话“蝉衣”这是我今年夏季的随笔,现在虽然时令已过,仍贴在这里聊凑热闹吧。“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农历五月,天气已热,随着麦收的开始,盛夏来临。蝉也就陆续“破土”而出了。一提到蝉,在我的头脑中就出现一副儿时的图画。傍晚,约上三五“知己”的小伙伴,提着小铁桶,拿着小竹杆,在夕阳的余辉中,便迫不及待的向河边的树林进发了,去捉蝉的爹和妈——“知了猴”。蝉的幼虫(若虫),当地人称为“知了猴”“知了龟”(发音是姐留猴,姐留龟),在傍晚,它已早早的挖好了通道,守候在洞口,此时其洞口如同蚁穴,试以草棍或手指一捅,薄薄的一层土便落下去,“知了猴”就只有束手就擒了。我们不待天黑便去,就是为了先得为快。绝大部分的“知了猴”只待天黑便会爬出洞来,“乘昏夜,出土中,升高处,拆背壳而出。”因其“日出则畏人,且畏日炙干其壳,不能蜕也。”“知了猴”爬出土后,就以它最快的速度往附近的大树上爬去,爬到人够不到的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