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文学专栏】 安宁 || 秋天的决明子

深纹路,岂止于深

秋天的决明子

文字:安宁

编辑:晓蕾

在决明子只是一种野生的会开花的植物,而不是我们眼里可以换来金钱和针头线脑的药材之前,它们是最不被人注意的生命。也不知什么时候,它们就在村子所有闲置的泥土上,茂盛地一丛一丛地生长起来。不管是砍了还是烧了,第二年春天,那泥土里又有新的决明子,野草一样一簇簇地挤满了山坡,沟垄,墙角,或者掩埋垃圾的深坑。它们随处可见,生命力旺盛到甚至让人产生厌倦。

于是我们小孩子们玩耍的时候,随时会因为无聊,而撸下决明子的一把黄色的小花来,又随手洒到路边碎砖乱瓦里去。那离了枝头的花朵,于是很快地脏了,萎了,最后被蚂蚁们随意践踏,混入泥土,踪迹全无。有时候我们还会比赛谁的力气更大,一棵一棵地将墙根的决明子拔下来,谁一口气拔得多,谁就是胜利者。决明子连根拔下后,被随便丢弃在路边。如果遇到一场雨水,它们会奇迹般地借助于风的力量,将根基斜斜地重新扎回到泥土里去,于是它们就这样倾斜着身体,抵达果实成熟的秋天。没有人注意它们在短暂的一生中,怎样努力地朝着泥土靠近,就像雪夜中的人,靠近遥远的一盏灯火的温暖。它们与田地里被人挖下后,随手丢在地头上,靠着根基残留的泥土,重新生机勃勃的野草一样,因为命贱,而愈发地被人轻视。

决明子基本是自生自灭的植物,春天的时候,人还没有注意到它们,就已经铺满了低矮的山坡,土堆,路边或者野外所有适宜野草生长的废弃的泥土里。没有人负责给它们浇水施肥,它们的一生,全凭上天是否眷顾。年月好的时候,它们能够将领土扩展到苹果地里,或者山楂林里。只是,这样的侵占,很快会被勤快的人给一锄头下去,断了生命。所以它们还是更愿意在荒野里,无人关注的地方,播撒下种子,以便可以平安无事地从春天走到秋天。春天它们卖力地向高处生长,有时候可以高达两米,即便是矮小的,也有一米。夏天小孩子钻到决明子丛中去,走着走着,就只看到枝叶晃动,却不见了人影。黄色的花朵已经开满了决明子的枝头,它们蝴蝶一样轻盈地飞舞在风里,远远看去,宛若天边的黄云,只不过那云朵是飘忽的,时断时续,又被穿行在其中的小孩子们,弄得摇晃起来。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决明子是草药,所以闻到它不像玫瑰海棠蔷薇等花朵的香气那样馥郁,便心里有些轻慢;在丛中穿行的时候,很随意地将花朵摘下来,顺着风,抛洒到半空中去。那小小的秀气的花朵,在风里飘飞片刻,便纷纷扬扬地落入泥地里去,被我们一次次践踏,最后连影子也寻不见。

不过我们女孩子更喜欢将这些轻盈的“蝴蝶”戴到耳朵上,或者插到辫稍上。尽管那味道是草药的浅香,可是那一串串小小的花朵着实美极了,戴在鬓边,穿再普通的衣服,也会让走在小巷子里的人,一下子有了光泽。而且它们也不招摇,不像蔷薇那么抢眼,碰到了熟人,马上带着嘲弄说:才多大一个孩子,就这么阔气,将来要嫁个有钱的还好,如果没钱,可怎么是好?戴花的女孩子羞红了脸,心里也微微生了气,想: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不嫁你的!这话当然不会说出来,只是眼含着怨意,白那人一眼,便飞快地跑了过去。倒是那吃了白眼的男人,嘿嘿笑起来,好像占了什么便宜一样。

秋天的时候,决明子挂满了细长的荚果,那果实有时比巴掌还要长,因为荚果和剥开来的细小的果实,很像田野里绿豆的形状,所以也有人称决明子为假绿豆。不过这样不浪漫的名字,也只有对决明子丝毫不爱惜的乡下人,才会想得出来。除了村子里的中医,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决明子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它有“明目”的功效。想来起名字的中医一定是个仙风道骨的老先生,喜欢读孔子孟子道子老子的书,因此执意要在“决明”后面,加个颇有意境的“子”字,于是这一在乡间漫山漫野生长的普通的植物,也便具有了美好的古意。

在乡下的老中医尚未将决明子的独特功效传递给我们的时候,秋天的决明子,在阳光下爆开果实,露出晒干了的棕色的颗粒。男孩子们丝毫不关注它们怎样成熟,老去,脱落,掉入泥土。女孩子们则开心地将那些果实捡起来,剥开后晒干了,装入沙包。于是操场上,小巷里,麦场上,便有了我们的欢呼声。那沙包砸在人身上,比沙子温柔多了。捡起来闻一下,还有草药的香气。沙包都是我们一针一线缝制的,将六片正方形的好看的花布缝在一起,露一个小小的缝隙,以备装入决明子。女孩子在做这些针线活的时候,是很细心地想到出门去炫耀的。谁的沙包花色搭配最美,谁的踢起来觉得轻松,谁的小巧可爱玲珑秀气,女孩子们都会在心里好好地比拼一番。有输了的,一定请母亲帮忙,给做一个更胜一筹的。

不过女人们还有更重要的事业要做。她们需要将采摘下的决明子,好好翻晒干了,再将里面的籽剥出来,做枕头用。决明子的枕头,比荞麦皮的稍硬,可是味道却比荞麦皮好闻得多。夜晚睡在上面,会闻到青草的香味,朦胧中睡去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睡在草丛里的小小的蝴蝶,或者有绿色翼翅的飞虫,再或躺在叶片上小憩的蚂蚁。梦里还有风中吹来的决明子花朵的香气,它们的荚果隐匿在枝叶间,时隐时现,傍晚的阳光照射过来,让它们闪烁着梦幻般的光泽。一切都是轻的,美的,安逸的。枕上的孩子还会傻乎乎地笑起来,将旁边做母亲的吓一跳,继而骂一句:也不知道这熊孩子在做啥美梦,一个人笑成这球样!做母亲的当然不知道孩子白日在田野里怎样奔跑和玩耍,大人们只顾着庄稼和鸡鸭牛羊,一个小孩子的日常生活,一点都没有生计更为重要,因为乡下的孩子实在是太多了,每一家都葡萄一样挂着一嘟噜,最后就连女人们自己,也记不清这些孩子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了。

所以决明子荚果里的菱形种子,跟女人们生的孩子,或者母猪们下的猪仔们差不多。一旦出了壳,缝入沙包,装入枕头,便不再被人记起。只有在天气好的冬日里,女人们将被褥枕头拿出来,搭在绳条上,矮墙上,或者棉花枯枝上晾晒,听到枕头里窸窸窣窣的响声,才会想起决明子从春天到秋天的短暂一生。但这样的想起,不过是瞬间,便被柴米油盐的琐事,给打断了。决明子又重新回归到一株野草应有的安静,被人忘记,并静待第二年春天的来临。

可是,村子里忽然有人来收购决明子的那年秋天,一切便都变了模样。决明子在我们的眼里,第一次成了可以换来货郎鼓老头箱子里所有好玩的东西的宝贝。女人们日常用的针头线脑也行,胭脂口红也可以。就连作业本和铅笔盒,甚至书包,男人们的茶叶和香烟,都能买得来。这样的一个发现,让村子里的女人和孩子们,全都兴奋起来。不过兴奋过后,女人们发现自己在秋天忙得没有时间采摘决明子。可是,很快她们又发现,自己生下的那一窝窝“猪仔”们,已经可以挣钱补贴家用了。而无需走太远就能采摘很多的决明子,无疑是最好的挣钱门路。

于是,母亲和其他的女人们一样,给我和姐姐一人缝制了一个大大的口袋,那口袋是将化肥袋子拦腰截断,拴上两根绳子,而后系在腰上的,这样方便两只手都解放出来采摘决明子。当然,我和姐姐还会另外带着一个大麻袋,这样腰上的袋子满了,就能倒入麻袋里去。这跟摘棉花有些相似,可是感觉却完全不同。因为棉花采的是自己家的,不能额外生出钱来;可是决明子到处都是,那简直相当于满地都能捡到钱一样让人兴奋。更重要的是,我不再被母亲关在家里,天天守着炉灶烧水做饭了。相对于吃饭,当然还是挣钱更能吸引母亲的注意。

离开家到田野里去,几乎相当于鸟儿飞出笼子,自由自在地在蓝天下飞翔一样快乐。尽管姐姐并不怎么喜欢我这个跟屁虫,总觉得我是父母的眼睛,监视着她,让她即便飞出了笼子,也无法畅快淋漓地翱翔。可是我在姐姐的白眼里,心情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照例欢天喜地地出了门,哼着欢快的小曲,朝决明子大片大片生长的南坡跑去。南坡上早已有了不少和我一样淘金的孩子,其中当然是爱臭美的女孩居多,因为我们都想换了钱去买头绳和发卡。男孩子们是没耐心做这件事的,单单不停歇地拽下决明子这个动作,就会让他们厌烦。不过,他们看女孩子是不厌烦的,而且还会津津有味地点评,或者隔着一段距离,唱歌给女孩子们听。于是,这大片的已经没有花朵的决明子坡地,在秋天的风里,就会变得忽然间浪漫起来。田地里当然是大人们的世界,他们打情骂俏,说荤段子,男人调戏漂亮的小媳妇,而女人们则跟长得眉眼好看的男人调情。

一切都在蓝色的天空下,散发着成熟的味道。好像一个肚子高高隆起的孕妇,浑身每一个细胞都韵味十足。风吹起大地上的落叶,将它们卷到沟渠里,或者大道边。闲着没事的老太太们,会将树叶收集起来,用麻袋背回家去烧锅。我一边采摘着决明子,一边想,如果云朵也有用的话,比如可以用来裁剪漂亮的衣服或者裙子,再或挂在窗户上做窗帘,像棉絮一样做一件棉袄也好,那么秋天的乡下,一定也拥满了采摘云朵的人。

秋天的风是多么地舒适啊,我几乎想要将它们收集起来,储存到炎热的夏天去用。就像可以将决明子储存到枕头里,枕一个又一个的四季一样。据说采摘的决明子是被卖到城市里做药材的,那么那些需要决明子来明目或者降压的人,会不会闻到秋天风的味道呢?或者是男孩女孩们隔着大片的决明子,互传爱慕的甜蜜?泥土湿润的气息,万物成熟时汇聚在一起的浓郁的味道,在浸泡的决明子茶里,会不会清晰地浮现?如果都不能够,决明子只是在药店里成为一种药,而不是植物、花草或者神秘的生命,那将是多么地无趣啊!

在我为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惆怅的时候,我的姐姐,正避开我的视线,装作无意地,朝一个高个子男孩慢慢地走过去。当然,她的手里,并没有闲着。但是在我看来,那一刻她采摘决明子的动作,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她喜欢上了那个高个子男孩,她来之前之所以在镜子前打扮半个小时,连袜子内衣都提前一个星期洗了,精心地收起来放着,并因此让母亲一顿臭骂,不过是为了这一刻,她在他的面前,能够更美一些。那时我并不懂得美是什么,可是在那个阳光明亮的午后,看见姐姐穿着火红色的衣服,犹如热烈的晚霞,朝着男孩飘去,我还是因姐姐的美,给惊讶得忘记了自己应该去做什么,才不致于让姐姐在以后怨恨我窥视她内心的秘密。

我并不知道那个男孩的名字,只从他归去的方向,判断他来自于邻村。而姐姐,就这样在我的严密监视下,不管不顾地爱上了一个陌生的男孩,以致于最后对我视而不见,见到他,直接奔跑过去,站在高高的决明子丛中,跟他说一些细碎的话。当然,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是装作熟人一样,漫不经心地一边采摘决明子,一边假装无意中碰到而寒暄的。

决明子原来还有爱情的味道,这是我第一次从陷入朦胧爱情中的姐姐身上发现的。这种味道,跟村里成年男女的调情完全不同。它浓郁而且纯净,热烈而又清新,是初恋的芬芳,是尚未得到爱情之前的梦幻与深情。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我站在大片大片的决明子丛中,看着姐姐羞涩地抬头仰望着她心中的爱情,忽然,我的脸红了。好像,是我自己陷入了爱情里。

如果姐姐讨好我,给我一块糖,我一定边吃边告诉她,我不会给父母提及与这件事有关的任何细节。

我将一串决明子放入袋子里,很认真地这样想。

安宁散文

秋天的决明子

作者简介

安 宁:生于八十年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人。已出版作品25部。代表作:《我们正在消失的乡村生活》《遗忘在乡下的植物》《乡野闲人》。曾获首届华语青年作家奖、冰心散文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内蒙古索龙嘎文学奖等多种奖项,作品《走亲戚》入选2015年度全国散文排行榜,同时有繁体版图书在台湾等地发行。在《十月》《北京文学》《天涯》等发表作品400余万字。现为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内蒙古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编者说:

“深纹路”及姊妹平台“梵语浮生”,携手《中国乡土文学》杂志共同推出【乡土文学专栏】,专栏将致力于推选乡土散文、诗歌、杂文、小说等优秀作品。欢迎来稿,我们将为呈现你的作品最美而努力!

《中国乡土文学》(原《荒原》)创刊于2008年,是由四川省写作学会主管、成都市高新区中和文化艺术协会主办、四川省秦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家经营的一本以突出乡土文化和草根文化为特色的大型乡土文学双月刊,国际标准刊号ISSN 1815-0535,双月10号前出版,全国各地订阅发行,大16开,精美印刷,素雅、大气,主要刊登中、短篇小说和散文(包括随笔)、诗歌(包括散文诗、古诗词)、文艺评论等文学作品。

《中国乡土文学》,旨在弘扬时代精神,致力于大文化建设,传承优秀民族文化,关注民生;坚持文学的严肃性和纯粹性,坚持高品位和高境界;为读者提供高质量的艺术享受,为作者提供一个高档次的创作平台,为大众建造一个最理想的精神家园。自创刊至今,已整整10年,她一直深受国内外广大读者和作者的青睐,早已成为全国众多同等级纯文学刊物中的一个品牌,各地知名作家,均将本刊视为作品交流的一个重要平台。

《中国乡土文学》杂志投稿邮箱:

“深纹路”原创文学公众平台投稿邮箱:

“梵语浮生”原创文学公众平台投稿邮箱:

深纹路,岂止于深

文学顾问:杨献平

主      编:晓  蕾

创意总监:无序的山岚

审稿编辑:胭脂  幽谷听泉

排版设计:飘然  萱草  琪琪

终审校对:陌小猫

后台管理:司马玉龙

《深纹路》姊妹平台▼

《梵语浮生》

本公众号文字均为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来稿发布后涉及纠纷,文责作者自负。

文章赞赏费平台提取总额的20%作为平台运营,其余即为稿费归作者所有,不足5元的不发放。

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特别鸣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